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。书写。

我自娱乐,奈何奈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(选载)  

2011-02-22 15:04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父亲把铁锹挂在墙上

他累了  他老旧的烟袋里吞吐出绵延的苍茫

仿佛田野上空的烟云

浮动在我的身体里

 

另一只手更老  更旧

它抚摸过宽大的玉米叶、各种木制的器具和稻草人

它在暮晚袒露开来

散落一地禾香

 

父亲不愿加入我们的闲谈

他摆弄着院子里的铁兰花、茴香、小番茄

多少个早起或晚归  就像它们的父亲

浇水、翻土、施肥

 

村庄进入潭水一样的睡眠

明灭的萤火里  我又望见沉默的父亲

正在院子里一遍遍的擦拭

骨骼上的霜雪

 

乘四轮,去春天

 

父亲载着我,开往大城市

开往一个春天

人群的潮汐和它的坏脾气

 

傻乎乎的老四轮

冒着浓烟,仿佛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惊叹号

这么多年,被寡言的父亲惯坏了

 

父亲说:老四轮没少出力

父亲说:娃,好好干

春花烂漫,老四轮突突突更得劲了,呛得我满眼泪

 

写字楼的阴影像一块心病,越来越大

父亲抖抖灰尘,为我披上春天第一件单衣

独自返回了冬天

 

■母亲总不时就喊我的乳名 

 
那时,母亲还年轻。嗓门粗大 
腔长,总不时在棉田深处 
喊我的乳名,我从不答应也不喊她 
在田埂上,我只关心:搬家的蚂蚁 
钓洞里的昆虫,嚼青草,捉蚂蚱。。。 
更多的时候,当太阳升上高空 
我玩会就睡着了。棉袋上 
很柔软,像极了母亲。醒来
母亲也坐在田埂上,拭着汗,搂我在怀 
摘下草帽,为我扇风,然后给我戴上 
而这次回来,还是这畴棉田,这些阳光
这条田埂,它们是如此的亲切
可棉田还在淹没母亲啊,白发时隐时现 
我站了许久,泪流满面 
依然没有喊她 

 

■丑娘 


娘的美,只有村庄知道 
炊烟知道,农具,六畜,五谷知道 
父亲,兄妹,乡邻们知道..... 


她一生都佝偻着,劳瘁,多病,寡言 
像田间的一棵苦芥菜,卑微地绿着 
她一生爱的不多,恨的也不多
她只爱她的土地,土地上的禾苗 
只爱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 
再多一个,她都承受不起 
白日里是一粒尘埃,夜晚 
就是一粒星星,有着自己 
不可熄灭的光芒。娘啊 
请原谅我年少的虚无和伤害 
狗还不嫌家贫,儿怎能嫌母丑呢 
您收获的那几亩白发 
如村头老槐树的落花 
常在异乡的孤梦里 
刺痛我的双眸。娘啊 
也请原谅我的笔拙和瘦弱,纵然 
穷极一生,我的诗歌和灵魂 
也高不过您的荣辱与伟大 

 

■如果你回到老家

回到老家,请你
一定替我去看看我的母亲
那个在田间地头锄草的,移苗的
插秧的,打药的,浇水的,割禾的,那个
在房前屋后扫地的,洗衣的,蓐草的
晒谷的,圈牛的就是我的母亲

如果你遇到她
请替我把这些药片交给她
嘱咐她要按时服用
请替我接过她手中的镰锄
把未干完的农活干完
请替我陪她在地头歇歇,帮她擦擦汗
陪她喝口茶,唠唠家常
她肯定会问起我,还会央请你
多多关照我,请你告诉她
我在外面一切都好
只是有时很想家
临别时,请千万别忘了
再替我多喊几声
——娘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