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。书写。

我自娱乐,奈何奈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玉 碎  

2011-03-04 22:17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玉  碎

 

1

 

初相见,是在一次同城文友见面会上。

周剑是位文学爱好者,热闹的文友会上,文联主席汪丰把他拉到一个女人身边,对他说:“这是我市著名女作家,蓝柳,情感散文写得相当好。”

然后对她说:“这是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,周剑,很有文学细胞的。”

笑吟吟的,精致的五官,白晰得让人心生爱怜。她穿一袭温婉的蓝棉布长裙,一直掠到他的心头。“你好,小伙子。”她说。

居高临下的“小伙子”这三个字让他十分不悦。他24岁,眼前的她,年龄应该与自己相仿。

她看出他眼中的那点不悦,又吟吟地笑:“别不高兴,我36岁啊,跟你一定有代沟。”

汪丰主席呵呵地笑,有意无意地抚着她的肩头:“啥代沟呀?你看上去顶多26岁。”

他确信这不是恭维。望她一眼,狡黠而清澈的笑,让他想起纯真的校园时光,青春萌动,他曾经满怀眷恋给一个眉眼里盛着笑的女孩写过诗,可惜,那个女孩后来嫁给一个高官的公子,从而如愿留在了省城。

他诚心说道:“蓝老师,我喜欢文学,平时写点小豆腐块,不成气候,还望你多多指点。”他只用“你”,没用“您”。

她打开手包,拿出一本书,熟练地签名,递给他,多提意见哦。眼睛里满是真诚。
    她的左手腕上有只温青色的玉镯,散发一种奇特的香味,惹他多看了两眼。

书名是《青瓷年代》,青色的调子,隶体的书名,简洁,大方,颇有古典意味。与她本人真是相配。

这样的女子,一定是生错了时代。他在心里叹道。

回到家里,正好下起雨来。他泡了杯茶,细细翻看她的书,那些细腻委婉的句子,一句句,一行行,敲在他的心头,恰如窗前的雨打芭蕉。

 

2

 

从此便有了交往。

见面机会并不多,更多的是电话和短信。

多数时候是他打电话请教她,一首诗的用词,一篇小说的构思,等等。

她的声音很好听,如清风过耳。

有时也会接到她的短信:我在丽江街头游荡。或者:九寨的水真是人间极品。

很短的句子,却把一股细细的脉息传递到他心头。

心头起了涟漪。

他正谈的女朋友阿慧,是父亲战友的女儿,有“娇”“骄”二气。

女孩特有的娇嗔之气,他是喜欢的,骨子里他有些大男子主义,喜欢阿慧小鸟依人地靠着自己。

但阿慧更多时候是优裕家庭宠出的骄横之气,动辄脾气大发,甚至会不顾场合地斥骂,让他烦恼不已。

更难以忍受的是阿慧反对他对迷恋文学,常说:“文学是啥?能当饭吃?如今是什么社会?嘁!”

在这一点上,经历过战场上枪林弹雨的父亲,不知为什么,竟与阿慧观点一致。

父亲作为公安局长,常教导他:“你老子辛苦了一辈子,为的是什么?还不是为你的前途?文学已经是社会的怪胎,你要多研读经济,扩大交际面,培养人脉。”

他听不进,偏走了条父亲并不认可的路:教书。他认为教书跟文字打交道,离文学近。

 

3

 

那天,他刚下课,发现手机躺着一条短信:下午五点回C城。

是她,外出20多天了吧。他这才发觉,难怪这段时间吃不甜睡不香,原来是因为牵挂她!激动不已,赶紧回复:为你接风。

尘香茶楼。他喝啤酒,她喝碧螺春。

略带疲倦的她,眉宇间有份别样的情韵,在茶香氤氲里,夺人心魄。

那天他们谈了很多。对文学的探讨,对人生的看法,还有富有与贫穷的理解,浮躁与宁静的辨别。

非常投机。听着她的笑语,他明白自己与阿慧是不可能继续下去了。他望着她杯底沉积的茶叶,便在心底里轻叹:难道,我将与这个女人发生故事吗?

很自然地谈到自己的家庭。她说,自己曾是某单位职工,后来辞职专事写作,丈夫是税务局副局长,儿子9岁。

离了,她说,他忍受不了我经常外出,孩子判给他了。

他心里倏然一动:“等我放假了,一起出去旅游好吗?”说完殷切地望着她。

她微笑:“孩子,我没有勾引你的嫌疑吧?况且,我比你大12岁。”

他急了,一下子拉过她的手:“我愿意勾引你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“不要,我担不起这个罪名。”

她摆脱他的手,脸色变得冷漠。拿起包来,告别。

留他在原地,望着空空的啤酒瓶发呆。

 

 4

 

再没有她的短信。

他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暗淡。心里空落落的。

实在想得不行,放下所谓的尊严给她打电话,她不接。发短信,有时没回音,偶尔回复,也是简单的“哦”“嗯”之类,语气淡漠得让他心痛。
    姐姐从北京回来,他很高兴。因为从小他就与姐姐关系最好,他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姐姐,请教方法。

姐姐爱怜地望着他,还是放下她吧,你跟她不会有结果的。

可是,我骗不了自己的心。他眼里满是忧伤。

感情的事,谁也帮不了你。姐姐摸摸他的头,爱过之后,你会长大。

阿慧近来很乖,经常在他面前撒娇。撒娇的女孩是可爱的。他也变得温柔起来,似乎忘了蓝柳。

母亲有意无意地说,邻居王阿姨家的小玉出嫁了。过几天又说,前楼李叔叔才五十岁,就抱孙子了。然后说,你不小了哇。

他在心里苦笑,这是在催他结婚了。

那天他心情稍好,和阿慧一起去逛商场。不知不觉走到床上用品区,阿慧指着那些漂亮的七件套八件套,撒娇地挽着他的手,询问他的意见。

心事重重的他,眼角的余光不知怎么扫到休闲区,如同电击一般,他定住了:那个正在品咖啡的人,不正是蓝柳么?

他迅速离开商场,不顾阿慧在后面叫喊。然后拨通她的电话。

过了好久,她才接。马上到城东公园,我等你。他一字一顿地说,不容辩驳。

半小时后,她来了。

什么也没说,她扑向他的怀抱。他把她紧紧拥在怀中,舍不得松开。

“你好狠心,连我电话也不接。”他咬她的耳朵。

“我……一直在想你,狠不下心……”她的声音绵软,如同她的身体。

“我们去旅游吧?”他在她耳畔轻语,然后松开她,深深望向她的眼睛。

“嗯,暑假,去杭州吧。”她嘴角笑意弯弯,有些不好意思抽回自己的手,轻轻拨弄左手腕上那只温青色手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5

 

阿慧同他闹僵了,因为从他手机里找出不少蓝柳的亲昵短信。

闹就闹呗,他本就无意隐瞒。一场争吵过后,阿慧拂袖而去。

这期间他竟然才思涌动,写了不少小说,还发表了好几篇,着实高兴。

期盼中的暑假到了。他终于无牵无挂地跟她在一起了。

他们去了杭州。泛舟西湖,寻访岳庙,灵隐听钟,曲院观荷……

光是电影《非诚勿扰》里葛优与舒淇相恋的西溪湿地,他们就住了三天。

他,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。她的温婉与娇羞,让他着迷。

12年的代沟,根本就不存在,相反,在他面前,她像个调皮羞涩的女孩,让他的男子汉情怀得到大大地满足。

在西溪,他突然诗情涌动,写了一首诗:

当星辰睡去/静夜无光/我愿化作一枚手镯/静静地卧在你身旁/幸福花开/不过如此模样。

她很喜欢这首诗,顽皮地问他“这是写给我的还是给手镯的?”

她褪下这只手镯,给他戴上,镯如我心,让它伴你吧。

起初他不肯,一个大男人戴手镯像什么,最后拗她不过,就收下了,放在口袋里。

他轻抚她的头发,傻丫头,把镯子给了我,你是玉一样的女子,怎么少得了玉呢?

然后拉着她到一家玉器店,选了一件玉佩,也是她喜欢的温青的颜色。

他亲手挂在她的脖子上。“此玉如我心,靠在你胸口。”他说。

她笑,眼里有星星闪亮。

他说:“寒假,我们去哈尔滨吧。”

她说:“好,以后每年放假至少去一个地方,我们要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。”

 

6

 

携手回到C城,他还没从幸福的感觉中醒过来,就发现家里闹翻了天。

先是父亲黑着脸责问:“你为什么甩了阿慧?她哪点比不上那个到处跑的疯女人?”

再是母亲流泪劝他:“剑儿,那个女人年龄太大了,女人不禁老,一定要找个小些的。”

然后是文联主席汪丰找到他:“小周,你莫怪我没跟你讲明白,蓝柳看上去是年轻,但她还没离婚就跟你这样,不是个好女人呢。有关她的风言风语不少,听说她跟一个A城的男作家关系暧昧……”

父亲母亲的话他可以不听,但汪丰的话却让他心头一沉。

他找到她,质问:“你不是说离婚了吗?你跟A城那个作家是怎么回事?”

她似乎料定他会问,一脸平静地说:“我确实没离婚,不该骗你,但我跟他离不离只是一张纸而已,而且是他故意耍赖,硬不签字,才一直拖着。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作家,是一次笔会上认识的一般朋友而已,什么也没有。”

他恼怒于她的平静,大吼:“叫我怎么相信你!”

她扭过脸说:“我知道,西溪是世外桃源,回到C城便会重堕红尘。既然有这么些不快,不如我们干脆做回从前吧。”

他无言,看着她脖子上挂着的温青的玉佩,心里生疼:“蓝柳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

 

7

 

就这样恩断义绝,彼此不再联系。

有时会想起她,心底仍是疼。但碍于面子,始终不肯主动找她。

那个娇羞的蓝棉布裙的女子,难道仅是幻觉?

她也不再主动发过来哪怕一条短信。

然后有意无意中听到一些关于她的传言。

有人说,她是狐狸精,她跟市里好几个男人过从甚密,文联主席汪丰是其中之一,她成为作家便是汪丰帮忙的。

有人说,写字的女人太浪漫,她每次外出到一个城市,都是去见男网友,一去十几二十天,男网友陪吃陪住陪玩……

听了这些,心里刀扎般的痛,流血。

那温婉的笑容,那温青的玉佩,在他眼前晃着,晃得他头晕。

她送的玉镯,也被他搁置起来。

 

8

 

从此断了联系她的念头。

他从这场不着边际的爱情中迅速成熟起来。对文学的心思也淡了下来,于是潜心钻研教学,不久成为一名优秀教师。

一年后,跟同校一位女教师芸相恋成婚。芸,不是特漂亮,但温柔,有点像蓝柳。

孩子出生了,他也忙了许多,享受着洗尿布灌奶瓶的平凡幸福。

那天好不容易抽点空,在书桌前看书,一岁半的孩子在旁边摸索着玩耍。

啪!清脆的响声,惊得他一跳。

孩子嘴里“呀,呀,爸”地叫着,正伸手去捡地上摔成两截的玉镯。

轰地一下,并不久远的往事,一下子全到了眼前!

他突然慌了:收得好好的玉镯,怎么会被孩子翻弄出来?又怎么就这样碎掉了呢?

三年多了,竟然一直没有片言只字,形同陌路。是她太狠心,还是我太绝情了?

纵然她有千般错,凭那西溪几日的情份,也是该原谅的啊。况且,旁人说的难道都可信么?

他急急地翻找手机里的那个曾经滚烫的号码,却找不到。以前梦里默念无数遍的号码,现在居然一点也想不起来。

他手忙脚乱地到处乱找,问了几个朋友,居然也没有。整个上午他都呆呆的,怅然若失。

下午,手机突然响了,是汪丰。

“周剑吗,告诉你一件不幸的消息,蓝柳今天上午10点在B城因意外车祸去世。听说她的身体血肉模糊,手心里紧紧握着一块玉佩……后天文联举行追悼会,你能来吗……”

10点,不正是孩子摔碎玉镯的时候吗?他呆立着,耳边的声音愈来愈遥远。他心中的那块玉,也碎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