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。书写。

我自娱乐,奈何奈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酣人未眠  

2011-05-30 11:35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五月的天气,江北水城确是温柔的有点淑女呢。稍稍的凉,微微的湿,但露出的两截小藕臂,还是承受的起的。黄昏8点多种,我们来到聊大附近的湿地公园,这儿已经聚集了一些进餐的人儿。天色微醺,夕阳刚刚躲进小房子里,天空和水色都朦胧着,这一对小情人儿他们委婉、细腻,极低的情话,要把岸边的花草攥出水来。小桥展出s的曲线,幽幽的通往清风和绿竹搭建的茅屋处。因为偏爱这江北的“江南风光”,竟多贪了几杯,转回中,来时路仿佛就觉得似曾相识,却不敢相认了。

    走进光岳酒店的时候,人就醒不住了,半睡半醒之中,简单的冲了个热水澡,就有节奏的响起了我的鼾声(后来同屋的司机告诉我的)。等我睁开惺忪的眼睛,小窗外的灯光晃出皎洁的暖,我看了一下手机,正好3:30分,困兽是没有了,渴的有点想,便起来盏了杯凉开水,身子一下子精神起来,竟做不下来了。索性穿衣走出房间,度步走出这荡着母亲般慈祥的小楼来。

    小楼的后边是一个偌大的花园,我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凳坐下来。月光真好,她的身影都是软玉儿,极轻又极韧性的抱紧稀疏的叶隙,垂下轻轻的细语,我伸手就可以拾起她清香的语言了。风儿真霸道,卷起阵阵涛声,我屏下呼吸来,静静的听。一浪一浪的海潮,汹涌着,澎湃着,和着远方的极细又极微小的真实的海浪声,一实一虚,那么美妙的变幻着,此刻仿佛是一种梦境,小小的幻影拨弄着我。远方的爱人呀,该是熟睡着的吧,她嘴角上的牵挂,是甜甜的忧伤,还是纤纤的孤单呢?我出门的时候,她还一遍遍叮嘱我,让我细细的保护自己,别感冒或者被思念牵绊了。我当时还想呢,有一种系在心头的缠绵的小小的疼,竟是如此的难以割舍。月光泄在我摊开的手心里了,在风的追逐下,沿着我宽大的手掌,来回的跑。她真可爱呀,这让我欢喜的月。还有更让我欢喜的远在家乡的她。忽然就想到了她眉心的那颗小媚痣,像是它站在眼前了,楚楚的,忧伤的,生出轻轻的爱恋。爱人呀,现在时间的小脚步走的真慢,我什么时候才可以与你相见呢。

    我站起来,四处走了走,发现西北方向有一个小门是开着的,便顺着门儿走进了大街上。时光约摸有4:00光景,极重的潮气使我有点微微的寒,大街上的路灯好像从黄昏时分一直没有休息,白的有点困倦了,懒懒的。空旷的街面,依稀可见的还有店面的霓虹灯,繁华过后,这城市在夜里回味着白天未及梳理的一些小小思绪。刚刚出来不到一二分钟,就有两辆出租车驶过了,他们很友好的朝我按了按喇叭,极轻的带着问候的声音,教我稍稍胆怯的心儿,平静了许多。我以为这样深的夜,不会有太多的车辆吧,然而仅仅又是几分钟的时间,好几辆出租车陆续缓缓从我眼前滑过。不知为什么,我竟觉得十分羞愧起来。

    我原以为应该极其安静的夜,却也生活着属于它的忙碌、幸福和微微的疲惫。是啊,这些让人可敬又心生怜惜的司机们,怀抱着星星、月亮和对家的割舍,把一颗温暖的心送给此时还在深夜里需要帮助的人。有一辆车在我的眼前戈然而止,从车上走下两个疲惫的旅行者。他们从车上搬下大包小包,匆匆的就朝附近的宾馆走去了。我看见了一张温暖的脸,他朝我憨憨的笑了一下,问我要不要打车,那亲切有点父亲般的关怀的语言,使我心头淌过巨大的暖,他的身材不是很魁梧,相反却是结实的瘦,脸上已经依稀可见刚刚钻出的胡茬,硬硬的,很有沧桑感。我本来是要拒绝的,但是我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动作,就坐在他附近的副驾驶位置上。身体里立即舒缓了很多,刚刚在外边站的太久了,应该是受了一点风寒,现在正好可以稍稍的暖暖身子。他问我去哪里。是呀我要去哪里呢?这本是没有答案的,因为我也不知哪里可以去。那就随便转转吧,欣赏一下这座城市夜里安静的美。司机稍稍的停了一下,却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,车子缓缓的启动起来,向前方迈开矫健的步伐。

    车子行驶的很慢,周围里除了风呼哧呼哧的拍打着树叶儿,还有噌噌的汽车马达声,就剩下我们两个粘稠的呼吸了。我小心的问他:“师傅,您经常夜里出车吗?”他轻轻的咳了一下,很友善的回答:“差不多每周就有三四次吧,我们是两个人倒班的。”“那您夜里拉的客人多吗?”我试探着问。“不是很多,不过即使一个客人,我们觉得也是值得的,毕竟客人需要我们,”他还是憨憨的,面带着笑容。“向你这样的客人也很多,夜里想家了,睡不着,叫我们拉他到处走走”他接着说。我止住了话题,心里想着,还有这么多想家的人呀,我不过刚刚来了一天,要是那些住的太久的人,应该是怎样的想家呢?这家原来那么温馨的吸引着身在异乡的人呀。过了一小会,我又问:“师傅,您偶尔也会想家吗?”问出这个问题,马上觉得不妥,不知道会不会触动他的遗憾来呢,本来夜不归宿,他一定会是很痛苦的。“我们是把家背在身上的人,这车子就是我们的家呀,呵呵”,他又笑了。我突然又羞愧起来,多么朴实的一句回答呀,又是多么伟大的情怀呢,在这个人潮涌动的都市,这些平凡的人们,让我心里一动。

    行了很大一圈,应该有5:00光景了,天气慢慢放出通透的亮光来,灯影开始渐渐模糊,生动的气息铺面而来。我让司机把我送回来。到了酒店门口,我问他:“师傅,累您了,多少钱呀”。他又亮出憨憨的笑来,“谢谢您陪我这段时间,赶走了我的孤单,本次是免费的,你请回吧”。我愣了,接着反复的让钱给他,他始终没有接。我们又闲聊一小会儿,趁他不注意的时候,把100元钱压在前面操作台的一本书下,匆匆的下车了。

    我听见他大声的在后面叫我,一边跑一边说:“先生,你的包落下了”。看我急匆匆的,竟忘记了随身带着的那个小包了,那是我准备着出来,遇见自动售货机,想着买一点零食的。我连声谢谢。他说着不客气,也很慌忙的走掉了。我看看了小包,发现包口还没有拉严,想是刚才急着拿钱,忘记拉了。忽然发现,包口处有一张稍微发皱的100钱,我明白了,他把那100元钱又给我了。的确是,我数了数,刚刚多了我给他的那100元钱呢。

    温馨的鸟鸣飘到唇面上,天空羞涩的像个姑娘。我想我要赶紧回笼折个囫囵觉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