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。书写。

我自娱乐,奈何奈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月红  

2011-09-26 11:03:5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父亲是八月出生,那年满山的枣林红彤彤的。祖母为了纪念这个珍贵的时刻,便亲手在老家的院子里栽了一颗枣树。《杂五行书》有云“服枣核中人二七枚,辟疾病。能常服枣核中人及刺,百邪不复干矣。”由此看来,这棵树是为甫出生的父亲而种的。

枣树与父亲同龄,我出世的时候,它已经近三十岁了。印象里,枣树很老、很矮,仿佛不曾年轻过。我一探手就能挨着主干的顶部;它也不粗,只有两双手的长度;它还丑,并不像其它树那般挺拔,骄傲的把树干伸向天空,撑起一方荫凉的华盖;它亦非栋梁,盖房子做家具,工匠们断不会选它;它更不稀罕,谁家里没个枣树、夹竹桃之类的啊,孩子们只会在作文里歌颂坚韧的白桦。

但它甜甜的果实,却是我童年里最美的期待。

花谢了,果子就出来了。

天天去看。果子起初像黄豆大小,后来像樱桃,到了八月,累累的果子挂在细枝上,沉甸甸地压低了,颜色也由青涩转为嫩绿,有些还带了点红。待到枣子真正熟透,父亲便执了一根棒子,站在树下打枣。然后如落雨似的枣子咚咚掉在地上。真过瘾啊,一阵密集的枣雨,就是被砸中脑袋,也不嫌疼。那时候没什么可以比得上打枣的兴奋了。

然而枣树越来越老,那一年的八月,才发现枣树已经两年不结果了。抚摸着它已经死去的干裂的树皮,禁不住悲从中来,哽咽不已。    那时父亲亦已离世。父亲出生的那一年,家里种了枣树。父亲去了的那一年,老枣树也去了。

父亲走了十年多了,一直觉得他并没有走远,好像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。昨天夜里又梦见了父亲,高大的身躯,小麦色的脸,开了三粒纽扣的衬衫,蘸着蒜泥,吃葱油饼。父亲喜欢吃葱油饼,热热的刚出锅,我也是一样的喜欢,来不及切一下,就撕着狼吞虎咽……    父亲去世之前的几年里,虽然年岁不是很大,但因为疾病和长久的劳累,已经是很苍老的样子。每次回家,看到父亲笨拙而迟疑的动作,常常让我的心很疼,疼到一句话都不想说。一个人的衰老是这样的不可逆转,还没来得及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,岁月已经远去,握在手上的只剩下了苍老和感叹……而这个苍老去了的人又恰恰是我的父亲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每年的清明节总会是阴天?早上起来的时候寒气很重的样子,中午了太阳还是没有露脸。此时的手脚依然是冰凉的。记起我很小的时候,冬天里手脚总会冷冰冰的,尤其睡觉时,整个身体几乎都是冰凉的,父亲总会把我搂到怀里暖着,一夜都不放下。父亲喝过酒的身体火炉般烫烫的,更有一股甜甜的酒香。躺在父亲的怀里,我小小的身体充溢着父亲的体温,小小的心里更是暖暖的。想起来仿佛是在昨天,可是这一切却是那么的遥远了。

随着我们慢慢地长大,父亲逐渐的闪现老态,没有儿子的陪伴,让父亲感觉很寂寞。尤其是每年的夏天,看别的父子相随去河边游泳、洗澡,而父亲总是自己一个人来来去去的。更大一点的时候,才体会到了一些父亲的寂寞,我那时常常把自己装的象个男子汉,跟父亲一起做点力所能及的活,或者陪父亲喝喝茶、聊聊天。我觉得父亲那时没有把我当一个小孩子看,高兴的说东说西,还拿一些家里的事情跟我商量,让我的内心里充满着自豪感。

童年离我越来越远了,淡漠得只剩下了些影影绰绰的记忆;父亲去了,此时,只能沿着记忆的脉络,找寻着你从前的足迹,和你伴我成长的快乐。

父亲走了,那一年的中秋我生命里的枣香愈来愈远了。那棵枣树,母亲打磨光滑后,做了一柄铁锨,母亲说:“你父亲在世的时候,很欢喜这颗枣树,把它当生命一样珍惜着,现在我把它抓在手里,你父亲就不会离开了。”

 今年中秋回家,母亲拿出来那柄铁锨,说:“儿子,你用这个种一棵枣树吧,这院子空落落的,我真不习惯呢。”种完树后,我做到桌子旁,为父亲斟上一杯酒,加满我深深的思念说:“爸,来,我陪你喝……”

 此时山岗上,秋雨霏霏,还有那一片燃的像火的八月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