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。书写。

我自娱乐,奈何奈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家的南墙倒了  

2011-09-30 00:50:0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秋雨如粉,老家的南墙终究是老了。待到细雨下了几个夜晚,有一天母亲打电话给我,说:“儿子,咱家的南墙倒了一大片。你回来看看吧,我夜里听见野猫子的叫声,挺吓人的,不知道怎么办。”我安慰了母亲几句,说:“妈,你别怕,无论如何,我明天回家一趟。你老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 第二天,还是雨涟涟。秋风里有一丝刀刃,凉凉的逼着肌肤。老家离我现在的住处是不远的,驱车的话,不足二十分钟。几个日子的降水,虽不是很大,但润物无声的细雨,还是卷起高低不平的粗泥,老家的土路显得老态龙钟。已是很久没有回来的缘故,家乡的变化还是有些陌生,因为五叔家翻盖的新平方,特别宽阔,差一点隐住自己的老家,以为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 母亲早在院子外边细心的等候了,她穿着家乡味道的粗布衣裳,发白的花发,沟壑纵横的脸庞,还有虬龙枝一般的双手,她更老了,显得比上次见过的时候有些矮小、瘦弱,更教我心疼不已。母亲还是颤巍巍的,拖着一双弱不禁风的小脚,跑在我车子前边,这是她唯一欢迎我的不变的方式,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从来都没有改变过,“儿子,吃饭了吗,妈给你做去”。三十六年了,母亲一直把我视若掌上明珠,只要她在,从来不叫我洗衣做饭,自从父亲走后,十多年了,和母亲在一起,都是她忙里忙外,收拾我的衣食住行。细雨中,她瑟瑟的身子和浑浊的眼睛,让我心里一动,连忙拉住母亲,说,“妈,我已经吃过,您不用忙了,走,咱看看倒了的南墙去。”母亲拗不过我,心疼的说:“你这孩子,从来不知道爱惜自己,娘还不知道你两口子,都懒,等一会,娘给你做最爱吃的打卤面。”我心头不禁微微酸涩。

    老墙倒了一大片,被雨水捻作细细颗粒。这是父亲在的时候,用土坯垒就的,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了,当年嫂子和我的妻子,都是被迎娶到这个院子里的,我结婚的那年,本来想把南墙推到,换做青砖的,但母亲不肯,她说:“这是你父亲留下的财富,看见它,我就想起你的父亲,还是留下来吧,是个念想。反正你们结婚后不在家里住,我一个老太婆,也没有什么讲究。”因为当时家境不是很好,这也要一笔不小的开支,最后只好依了母亲。现在想想也有三十个年头了,南墙终于心力交瘁,完成了它的使命。母亲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,喃喃的念叨着:“真可惜,它怎么就倒了呢,下雨前,还好好的,说倒就倒了!”母亲接着说:“南墙没倒之前,我老梦见你父亲,他也老了,很瘦,你知道你父亲不会做饭的,他穿得很少,就站在这一堵墙边,孤零零的看着我,他是不是想我了。”我的心里突然变得比这秋天更凉,马上安慰母亲说:“妈,您身体好着呢,不要想的太多,我们都会好好照顾您的。”母亲连忙擦了擦眼睛,“不说这些了,我去做饭,下着雨,也没有办法鼓捣这墙了,吃完饭再说吧。”这一次我没有阻止母亲,我想叫她有点事情做,这样母亲会好受些。

    吃过饭,我便到本家去拜访。哥哥因为工作关系,搬到离家很远的城市去了。父亲的兄弟,如今健在的只有二伯,只是较小时候就在外地做了工人,很少回家,现在自然不在家中。我只是去了婶婶和大娘家的哥哥那里,婶婶还是一个人在家中,自从弟弟倒插门以后,婶婶就一直一个人,我的到来显然很让她高兴,她不停的添水续茶,问东问西,我后悔自己没有带一些礼物来,婶婶好像看出我的想法,劈头盖脸的说了我一通:“孩子,婶婶这里也是你的家,只要你能来看看我,比什么都强呢。”大娘家的哥哥,是我们这一辈份中最为年长的,比我大几岁。人品好,极为吃苦耐劳,日子过得也很红火,他是让我很尊敬的,平常母亲在家,多为他照顾。在他那里吃了好大一阵子茶,哥哥对我说:“伟,你家的南墙,我说了雨一停,就给婶子修的,她不听,硬是把你叫来了。”我接过话来,“谢谢哥哥,我早就该来看看的,一直拖到现在。”出门的时候,我塞给他一包香烟,他急得满脸通红,和我争吵起来:“伟,你拿我当外人是吧,那你以后别来我家了。”我紧紧的握了握他的手,心里异样的温暖。

    傍晚时分,淅淅沥沥的秋雨止住了。绿叶的小手,偶尔漏出晶莹的珍珠,犬吠里吐出几根硬硬的音符,路面上一汪一汪的小东风,凉嗖嗖的。母亲从柜子里翻出一件陈旧的外套,披在我的身上,说:“人高马大呢,满身的墨水味,真像你父亲。”我一个劲的对母亲说“妈,我不冷,真的,一点都不冷呀。”母亲急了,拉着我的手,说:“我的儿,我还不知道,臭美,不准脱下来。”我知道母亲不是指的这个意思,我其实是她孩子中比较邋遢的一个,只是因为这个理由,可以让我不把这件外套脱下来。我望了望母亲,那霜剑一般的白发,又一次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内心,妈妈呀,儿不孝。

    我在老家待了一个晚上,我听母亲讲父亲的故事,讲玉米,讲高粱,讲着讲着,我在母亲温暖的语言里响起甜蜜的鼾声。早晨,母亲把饭做好了,香喷喷的,带着家乡的小米味,细腻柔软。早饭过后,大娘婶婶,哥哥和邻家的五叔都来了,母亲忙前忙后,沏茶递烟,一个劲的对我说:“没少麻烦了他们,过后一定要去坐坐的,欠大家了不少功夫。”“都是一家人。看你妈说的什么话”哥哥抢过话,其他人附和着。寒暄了一会,五叔提出把自己盖新房剩下的砖头,搬过来。大家便一起忙,一中午的时间,南墙就修好了。母亲留大家吃饭,大家都不肯,母亲说:“你们不留下来,我就做好了给你们送去。”所有人都没有走。母亲便高兴起来,下厨房做饭去了,期间,大娘回家拿了酒,婶婶回家拿了菜。母亲有点嗔怪她们,也只好接受了。吃饭的时候,母亲没头没脑的说:“真可惜,这一堵墙怎么就倒了呢,你父亲垒的时候,说它不会倒的,一百年都不会”。

    临走的时候,我想要母亲和我一起回去住,母亲不肯,“你们那里太闷了,我可不习惯,和你大娘婶婶他们一起多好呀,有话拉”。每次我想要母亲搬过来,她都这么说,这次我依然没有成功,母亲留在了老家。

    过了几天,大娘家的哥哥来电话,说:“伟,你妈妈病了,她不让我告诉你,高烧的很厉害,一直说着南墙倒了,南墙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